卢斋存是神经科专家, 从王宇坤说老人有形成脑疝迹象时, 他就知道老人是凶多吉少, 就算真救治下来, 多半不是瘫痪就是神志不清又或者直接成植物人。至于下地行走什么, 卢益存根本没去考虑。要不是☆对张卫东有着近乎盲目的信任, 又亲眼目睹了张卫东神奇的手段, 卢益存是万万不敢问这个问题的。

  就算问了, 张卫东如果摇头说不, 卢益存也丝毫不会感到意外。毕竟张卫东是人不是神, 一个病情严重到老人这种程度, 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安然救治过来, 已经算是奇迹了。但当张卫东说能下地行走, 只是行动不如从前, 而且听他的口气, 若能稍微早一点赶到, 老人甚至都可能恢复如初。卢益存却很奇怪也没感到意外, 因为张卫东本身就代表着奇迹, 当然震惊却依旧免不了。

  "说起来我也算是神经科专家, 但如今跟张专家一比, 我才发现自己这个专家是多么的名不副实。”许久之后, 卢益存感慨道。

  "你其实不必妄自菲薄的, 我就算是名符其实的专家又如何?毕竟还是分身乏术, 救一个也就一个况且我也没想过做什么济世救人的伟人。这个社会真正需要的还是像你这样的医生, 只有这个社会出现更多像你这样的医生, 整个社会的医疗力量才会真正上去。”张卫东摆摆手道。

  卢益存知道张卫东说的是事实, 如果把医学界比喻成一座金字塔, nà么张卫东无疑就是金字塔的顶端, 就算他医术再高就算真全身心投身医疗事业, 毕竟也是人单力薄却远不如培育出更多类似与卢益存这样医生来得更为实在更有意义。而张卫东接受省人民医院的邀请去中医科当客座医生, 显然就是朝着这个目标前进。

  "张专家, 您是真正的医生!”卢益存沉默了许久, 再度开口道。

  张卫东笑笑, 没再说话。他知道自己的xìng格, 是个好人, 但要说多么伟大高尚, nà却不见得。

  两人静静龘坐了一会儿, 张卫东终于站了起来, 淡淡道:"可以收针了。”

  说着朝老人走去

  卢益存也急忙站了起来这时他才发现老人已经张开了双眼, 两眼虽然昏花, 但却有灵xìng, 显然老人此时神智是清楚的。s8.cm手、打。)

  手术室外, 陈新光还有及时赶来的其他家人都一脸着急担心地等在走庇里。王宇坤主任医生也在, 他是绝不会相信张卫东能把老人救过来, 但卢院长的态度却又让他极其的疑惑, 让他恨不得想闯进去一探究竟★, 只是手术室的门紧紧关闭着, 他也只能光着急。

  就在众人着急担心不已对手术字的门被推了开来。

  见手术室的门被打开来, 老人的家属个个都涌向了门口, 而陈新光的脸色却刹nà间变得苍▲白无比整个人也无力地瘫坐在椅zǐ上。

  陈新光是保健局局长, 在医学知识方面虽然跟专业医生没办法相比, 但因为职位的缘故, 医学常识还是很清楚的。正常的开颅手术一般要两小时以上, 遇到复杂的情况下就算五六个小时以上都很正常。但张卫东和卢院长从进去到出来, 整个过程也不到二十分钟, 结果可想而知。

  跟陈新光拥有同样想法的还有王宇坤。他是真正的神经外科专家, 也知道就算他亲自上阵, 老人也是凶多吉少, 只是他没想到, 张卫东进去得快, 出来得也快, 还不到二十分钟就把老人给折腾没了。

  这个时候, 王宇坤也说不清楚自己是什么心情, 有恼怒, 有哀叹, 或许还有一丝幸灾乐祸。这倒不是说王宇坤是个小人, 但人嘛, 灵魂深处总有nà么一丝不受自己控制的邪恶龌磋的思想, 王宇坤也不例外。

  "卢院长, 我爸他怎么样?”问话的是陈新光的妻zǐ, 她是在张卫东和卢院长进入手术室后才匆忙赶来的。

  身为保健局局长的妻zǐ, 她显然也认得卢院长, 以为主刀的也肯定是他, 却不知道主刀的人却是他身边的小年轻。

  "手术非常顺利, 陈老先生现在已经渡过危险期了, 人也已经恢复了意识。”卢益存神态轻松地说道。

  本已经绝望的陈新光, 还有本以为老人被张卫东这个年轻"庸医”给折腾没了的多宇坤闻言几乎是跳了起来。

  "什么?手术顺利?老人已经恢复◆意识?”两人全都一脸的不敢置信。

  "难道这不是陈局长你希望看到的结果吗?不过很可惜我还是稍微来晚了一步, 陈老先生的行动会不如以前利索一些。”张卫东走到陈新光面前面露惋惜之色道。

  ◎张卫东虽然有惋惜之意, 但他的话听在陈新光和王宇坤的耳中却根本不亚于晴天霹雳, 比起卢益存刚才的话还要来得震撼一些。

  二度中风, 还是高龄老人, 能救回来就已经难得可贵了。没想到现在不仅短短时间内救了回来, 后遗症仅仅只是行动不如以前nà般利索再已, 而且听张卫东的口气, 要是再来早一点, 或许老人能完全康复。

  两人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一回过神来, 王宇坤就一脸不信地往手术室里冲, 好像病床上躺着的不是陈新光的老爸而是他的老爸, 倒是陈光新没有马上冲进去, 而是紧紧握着张卫东的手, 感动感激得说不出话来。

  现在他才知道, 之前自己是多么的愚昧, 竟然差点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好在张卫东心胸宽广没有跟他一般计较, 要不然当有一日等他明白过来竟然是自己亲自断送了父亲生还的机会, 他肯定一辈zǐ都无法原谅自己。

  张卫东心中还惦记着篮球赛的事情, 见陈新光双手紧紧握着自己说不出话来, 笑着拍了拍他的手, 道:"陈局长快去看看陈老先生, 我下午还有事情要办, 得马上赶回去了。”

  陈新光闻言不由得想起张卫东之前在他办公室里提过今天下午还有事情的话, 当时他还认为他狂妄, 摆架zǐ, 这对方才知道他是真的有事, 而不是摆架zǐ。

  "张专家实在对不起, 下午在局里……”陈新光满脸愧疚道, 有些话他不说出来, 心里却是憋得难受。

  "这些话就不用再说了。”张卫东笑着打断了陈新光, 然后又转向卢院长微微点头道:"卢院长, 下午还有事情, 我就先走一步了。”

  "我送您。”卢院长急忙客气道。

  "不用了, 你忙。”张卫桑笑着摆了摆手, 然后转身快步朝电梯走去。

  下午四点钟还有一趟火车, 现在已经快三点半, 张卫东也不知道能不能赶得上这班车, 要是赶不上只能包车赶回吴州市了。

  吴州大学体育馆, 今晚灯火通明如昼。

  机电学院做为去年"吴江杯”篮球赛冠军, 今年夺冠的热门学院。个个参赛队员人高马大, 脸上洋溢着必胜表情不说, 就连来观战加油的老师学生也是不少。显然做为机电学院的一份zǐ, 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都喜欢看到本学院的篮球队蹂躇环工学院的场面, nà无疑比呆在家里备课或者呆在寝室里聊天打牌要有意思的多。

  机电学院来观战加油的老师学生不少, 做为往年的弱旅, 每次比赛看不到几个拉拉队身影的环工学院, 今天却也来了不少人, 一排排看去竟然大半以上是女xìng同胞。

  要知道, 女人对篮球的热爱程度本就远不如男人, 对于女人而言有时间看篮球还不如去逛街购物, 而且环工学院做为理工科类学院, 女人素来都是属于少数派, 平对比赛能看到两三个女人的身影就已经委实不错了, 今晚环工学院拉拉队中女xìng却占了多数, 不得不说是个奇迹, 也让常年处于狼多肉少环境中的机电学院的篮球队员阵阵眼红。

  要是nà些机电学院的女老师和女生也来捧场nà该多好, 哪怕多来几头恐龙也好啊!

  机电学院篮球队队员阵阵眼红, 环工学院篮球队的队员见自己学院竟然有这么多女xìng同胞来捧场, 自然是脸有容光, 倍有面zǐ。正所谓输球不输人, 能有这么多青春女zǐ特意赶来喝彩加油, 就算最终输了球至少在人气上却是稳稳压过机电学院了。当然能不输球自然是最好的, 不仅赢了球, 还能赢得美人心。

  只是如今环工学院有位灵魂人物到这个时候, 却还迟迟没出现在篮球场, 这不禁让环工学院篮球队的所有队员心中都笼上了一层阴影, 也是今晚唯一让他men感到美中不足的事情。只是刚才曹永安已经拨打过张卫东的电话, 却是联系不上他, 眼看着比赛要开始, 却也只能翘首以盼, 干着急。

  翘首以盼nà位灵魂人物出现的除了环工学院的篮球队员, 还有观众席上的不少老师和学生。环工学院的第一美女老师苏凌菲无疑是一位, 李丽、任晨怡显然也都是冲着张卫东来的。

  至于女生nà更是大部分直接冲着张卫东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